丰韵54 FY54.com Ctrl+D
夜夜撸在线_撸撸看电影_大香蕉夜夜撸_天天撸一撸啪啪啪视频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www.cdkhy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大学豔史-病房实习

时间:2018-09-16 舒慧一大早就匆匆忙忙赶到实习医院来,开始接触实习的舒慧,真是令她又紧张又担心。在护理站匆匆换了一套实习用的连身短护理服,梳了一个髮髻在脑后,穿上紧身袜和平底鞋后,才刚过了七点左右。
舒慧抱了一叠从大学附设实习医院护理站里的病例表,赶忙去参加早上的晨间行前会报,总共有五、六个同学早已经等在那里了。
主持晨间会报的是她们的指导老师,叫王晓琛,年纪大约30来岁左右,是实习护理站的主任,年纪轻轻,是个美人胚子,但教学很严谨。她看到舒慧匆匆忙忙的跑进来,老实不客气的数落了一顿。
晨间会报中讨论了病人的状况和今天一天要注意的事项,工作分配下去后,就开始了忙碌的一天。
舒慧今天分配到大约五床的病人,都是手术后的愈后护理工作,这类的工作总是要听一大堆关于「我好痛呀」或是「你们怎么都不想想办法,我真的都没问题吗」,病人总是在术后容易因为心情不好、过度担心造成一些抱怨连连。实习医生们也不好过,往往成为病人的靶子,所以能躲就躲,苦了像舒慧这样的实习护生,容易成为病患抓着一直诉苦的对象,工作也不容易进行。
舒慧歎了口气,準备要出发去病房。突然老师叫住了她:「舒慧等一下!你的第三床病人昨天转院,老师帮你安排过一床新病人,这里是他的病例,昨天进院。你等一下忙完旧的行程后,去跑一下他的病房。去吧!」
舒慧接过新病患的病例看了一下,林隆三,47年次,五十来岁,胃溃疡。
舒慧想,还好是个小CASE,大概三两天就出院了吧,就满不在意地去做她今天的工作了。
舒慧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用心地去帮病人服务,忙进忙出,看到舒慧的眼神似乎善发出天使的光辉。
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中午,是该去午间会报进度的时候。舒慧回到护理站跟晓琛老师回报,老师满意舒慧的工作,顺便提醒一下:「下午记得去找那床新病人打点一下。」
舒慧吃过饭后,快步地走入病房,只见病房里除了那个林桑之外,还有一个学姐在里面。
学姐等在那里交班,看到舒慧来了,开心地招呼舒慧说:「学妹来,林先生是你的新病人,以后要好好照顾他。林先生,她就是您的新实习护生,以后您有什么问题可以找他帮忙。」
舒慧走上前去正要打招呼,看到林桑的脸,舒慧霎时之间脸都红了,原来林桑就是那间宾馆的老闆,舒慧回想起那天跟男友出门竟莫名其妙的跟不认识的人援交,还被宾馆老闆抓包的尴尬事,不由得愣的说不出话来(之前情节请参阅拙作第五卷)。
尴尬的舒慧脸红心跳却又害羞,学姐看到舒慧傻愣愣的不说一句话,正要提醒她,反倒是林桑大方的伸出手来,跟舒慧说:「幸会幸会,今天初次见面,请多多照顾。」说到「初次见面」时,不由得嘴角泛笑,对舒慧眨眨眼睛。
而舒慧也不得不伸出手去,在握手的时候,林桑还故意用指头轻轻地抠着舒慧的手掌,弄得舒慧又尴尬又不敢声张。学姐也是有事在身,交代几句话就出门去了。
学姐才刚出门不久,林桑就跳起来把病房的门反锁,一把抱着舒慧狂吻。舒慧被林桑的举动吓坏了,连忙挣扎,反手打了林桑一巴掌,娇嗔道:「林先生,请不要这样。之前在您的店里发生的事纯是一场误会,请你自重。这里可是我上课和实习的地方,很……很多认识的人,你不要乱来!」
林桑笑笑的从枕头下拿出一叠相片和一片光碟出来,说:「原来之前你和陌生人在我开的宾馆援交是场误会,没关係,那我按铃叫你们老师来看看,自己学生作的这些事是不是误会,顺便你换班的时候我叫实习医生或是你同学大家来评评理。」说完就把照片给舒慧看。
舒慧一看,倒抽了口凉气,原来厚厚一叠全都是舒慧那天的照片,而那片光碟是什么更是不言而喻。
舒慧颤抖地说:「你……你想怎么样?」
林桑笑笑的说:「很容易,你只要在我出院之前,乖乖的听我话,全天要随传随到,并且在下完晚班后换好衣服,仍然要回医院里来陪我,我就把东西还给你,要不然我要全院都知道你的真面目。」
舒慧双眼噙着泪水,却又无计可施,只得乖乖听话。
林桑满意地点点头,坐在床缘,对舒慧说:「我就先测试你的忠诚度吧,」
边说边脱下裤子,露出他那不输黑人的巨屌:「你就先来帮我口交吧!」
舒慧听了吓了一跳,连忙摇头,林桑笑着说:「那我按铃叫护理长来了!」
说着作势要去按铃。舒慧连忙拉住林桑的手,缓缓地跪了下去,乖乖地捧起林桑的鸡巴,舔了舔嘴唇,用口水润了润,低头就把林桑的鸡巴含了下去。林桑舒服地歎了口气,还一边指挥:「吸一下……对对,用舌头去绕圈……
对,噢噢噢……深一点,根也要舔到,蛋蛋也要,含深一点……对对……想……
想不到你这么会舔,做护士的有学过吗?噢……噢……」
林桑低头看着这个尤物一上一下地帮自己口交,头后的马尾还跟着飘蕩。毕竟年纪也有了,过没多久,林桑突然觉得糟糕,可能要射了,就用力地抓住舒慧的头,一前一后的往里面冲,舒慧被林桑的鸡巴一下一下的顶到喉咙深处,呼吸困难,眼泪又滴了下来。
林桑用力地冲刺了好几下,抓紧舒慧的头,用力挺了几挺,精液全都射进了舒慧的喉咙深处,他还故意不放开舒慧的头,让鸡巴留在舒慧的喉咙深处,舒慧不由得一口口把精液全都吞了下去。
林桑事后还叫舒慧帮他把鸡巴舔乾净后,满意地跟舒慧说:「这样就对了,在我出院之前,你就乖乖的听话吧!」舒慧不答,只是默默地整理仪容,她现在只希望恶梦早点结束。
林桑满意地起身去上厕所,命令舒慧在病房等他。林桑走进病房外的厕所,拉开门,坐在马桶上回想着舒慧的口技,突然听到门外有两三个人走进来,似乎是来小便的。
其中一人说:「好羡暮阿坤耶,你知道他新交的马子吗?」
另一人说:「知道呀,哇靠,我们医学系同班那么久,还不知道原来他垫垫吃三碗公,竟然把到那个骚学妹舒慧。哇操!真是爽死了阿坤。」
「哎哎!听说阿坤还是网路上约她出来,玩了一炮就在一起了,早知道她这么好上,我也想跟她来一炮。」
「是呀!那学妹她一进来我就注意她很久了,一直在想怎么在实习的时候弄她一炮,可惜现在是阿坤的马子。」
「哈哈……少来!如果有机会上她,你会在乎是谁的马子吗?还不是硬着鸡巴挺了!」
两人哈哈大笑离去。
林桑在厕所里听了暗自摇头,心想:「这两个实习医生我倒认得,大六的一个叫小董,一个是他们叫幸文的。穿着白袍我想有多高贵,嘴里一样说着不是人话。不过,原来这个骚娘们在学校里还真算风靡,嘻嘻,不过这样更好,我想到有个更好玩的了。」变态的林桑想到了一个计划,可以好好玩弄舒慧一下。
终于要下班了,舒慧心想这一天终于过去了,好在林桑似乎言而有信,没再为难她。只是临走时,林桑吩咐:「晚上10点左右过来陪陪我吧!」
舒慧回到家,拖着疲累的身子在赶着报告,赶着赶着,忽然10点要到了。
舒慧无奈地起身去洗个澡,按照林桑的指示,换上了一袭连身黑色洋装,裙子短得不能遮住她美丽的大腿一半,一条细肩带穿过双肩在颈后交叉打了个结,露出整个背部。如果不知情的人,还以为舒慧穿了晚礼服要去参加宴会呢!
匆匆赶到医院,晚间在门口值班的警卫看到夜深有位盛装的女子进入,不免多看了几眼那秀美的脸庞和姣好的身材。咦?警卫好奇地叫住她:「等……等一下……」
舒慧转过身来和警卫打个照面,吓了一跳,支吾地说:「许……许伯伯呀,晚安呀!」原来警卫不是别人,正是之前的兼任女子舍监的许财立许伯(详情请阅拙作第二集)。
许伯色色地上下打量着舒慧,说:「唷唷,我的小美人宝贝,你这么晚了还来医院做什么呀?穿这么骚。今天我刚好轮班到医院执勤,你是不是要把自己送来给我当宵夜呀?哈哈!」
舒慧胀红了脸,生气地跟许伯说:「我是来探望病人啦,要你多管闲事!」
说完就快步走上病房去了。许财立望着舒慧的背影,舔了舔下唇,直觉告诉他事情没那么简单,就悄悄的跟蹤着舒慧,想看看她在干什么。
舒慧来到的林桑的病房,看看左右无人,就快速地进入了林桑的病房。
林桑看到她来,也老实不客气地把衣服脱个精光,双手搭在舒慧的肩上说:「好啦,小姑娘,看你才不过20左右出头的年纪,做我女儿也刚好,我会好好让你很舒服的。」说完顺手把舒慧在颈后的肩带结拉开,整件上衣就滑了下来,没穿内衣的舒慧两个肥满的乳房就坦露出来了。
舒慧伸手想要去遮,林桑一把就将舒慧推倒在病床上:「好姑娘,我的小天使,你猜猜今天晚上要玩什么呀?」说着就抓住舒慧的手,让她的双手交叠在一起,拿起一副预备好的手铐,把舒慧铐在病床头的铁栏杆上,顺手把舒慧的衣服扒得精光,只留下她脖子上的项炼、手上的手链,还有腿上的脚链等装饰品了。
舒慧不住地扭动抗议,但这画面真的是太美了,林桑心想,还是失去free的待宰……喔,不……待操的羔羊最美了!
布置妥当后,林桑满意地笑了笑,舒慧怒斥道:「你要干什么?不要太过份了!」
林桑笑说:「不要急,今天一定餵饱你!就要看学生们体力好不好了。」
舒慧问:「什么学生?」
林桑在活动墙隔壁架好摄影机后,就按了床头的紧急呼叫器,舒慧看到她按下呼叫器,吓了一跳:「你、你……你叫谁来呀?」
林桑下流地笑了笑:「我也不知道今天哪个实习医生值班,反正我想看看他们的反应。」
舒慧慌乱地大力挣扎、扯动,急得快哭出来了:「不要呀!求求你!我在这里还要实习上课,认识我的人很多,碰到熟人我怎么办呀?」
话还没说完,就听到了敲门声:「林先生,林先生,请问你有事吗?」
林桑一听到有人来,就对着舒慧挤挤眼溜到隔壁去了。舒慧吓得闭上眼睛,勉力用手肘遮住脸,羞得飞红双颊,肥美姣好的身材铺在床上一览无遗。
门外那人听到门里没有回应,吃了一惊,就动手撞门,跟伙伴一起撞开后,两人都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呆住了。因为舒慧双手被铐在床头铁栏杆上,只能够将头偏向一边,埋在手肘弯里,但这也只是自欺欺人而已。
那两人呆了一呆,突然一人大声惊呼:「唷!你……你不是……阿坤的马子舒慧学妹吗?天呀……学妹你怎么……」
原来那两人就是白天林桑在厕所里碰到的那两个--小董和幸文。舒慧一听声音好熟悉,眼睛挤出一条缝来瞄一眼,大吃一惊,原来那两人不但是舒慧熟识的,更是实习常碰到的熟人,最惨的是,还跟自己男友同班,所以平时还常出去吃吃喝喝、打打屁,这更加让舒慧尴尬得无以复加。
那个叫小董的似乎忘了要解救学妹,也忘了病人哪去了,只是死盯着舒慧那洁白丰满又诱人的身躯看着;那个叫幸文的也好不到哪里去,两人四目相接,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慾火。
小董似乎下定了决心,笑嘻嘻的反手锁上了病房门,一把将舒慧的脸翻过来说:「啧啧!我看你平常穿着和打扮都很骚浪性感,你大一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你了,只是没想到你的身材竟然比我想像的还要丰满,以前打手枪幻想的时候都想错了。」
舒慧没想到平常熟悉亲切的学长讲话这么下流,吶吶地说:「放开我……看在阿坤的份上,你不要乱来!」
幸文慢慢地脱掉身上的衣物,笑着说:「笑话,你的事迹我多多少少都听过传闻,你身经百战,就不怕对不起阿坤吗?我们是来帮好哥们阿坤来惩罚你的,免得你慾求不满又去给阿坤戴绿帽!」小董也笑着脱光了衣物。
舒慧害怕地看着那两个胀着肉棒的学长,不知所措。
幸文问小董说:「怎么办?谁要先来?」
小董笑着说:「就照惯例,一起上呀!我们又不是第一次一起玩朋友的马子了。像上次我们灌醉小吴的时候,不就一起玩了他马子阿如吗?」
幸文笑着说:「想不到我最想玩的舒慧今天可以任我爽啦!哈哈哈……」
舒慧大吃一惊:原来他们俩之前就一起玩过多次同学的女友,那个阿如还是自己班的女生,听说之后莫名其妙与男友分手,多半是因为他们俩的关係。那之前他们故意接近亲近阿坤和自己,不就是有意……舒慧没办法再想下去,因为小董突然抓住舒慧的头,一把将粗黑的鸡巴塞了进她的嘴里,舒慧用舌头想把鸡巴推出去,想不到却带给小董更大的快感。
小董猛力插了好多下,终于拔了出来,口水还牵了一条丝,十分淫糜。小董还打了舒慧一巴掌,命令她:「婊子贱人,快把嘴张开!」舒慧哭红着眼照做。
只见小董用力吐了口浓痰,正好吐在舒慧嘴里,舒慧噁心得想吐出来,但是小董恶狠狠地警告:「我叫你通通吃下去,要不然就小心性命不保!」舒慧噁心得连胃都在翻绞,但是只能一口口的吃和吞下小董不断吐出的口水。
吃了有十来口,幸文笑嘻嘻的说:「小董,你死性不改,变态就喜欢欺负小女生。舒慧乖,我来疼疼你了……」
小董笑骂:「王八蛋,妈的哪次你不是要弄得女孩子哭爹叫娘才肯收手。舒慧,你才要小心他唷!」
舒慧突然感到下体有硬物要进入,努力地摇晃挣扎,但是嘴里又被小董的鸡巴塞入,而且小董还跨坐在舒慧的身上,不住地搓揉着她的双胸,舒慧根本就不能移动分毫。
忽然舒慧感到下体一阵涨满,同时传来撕裂的剧痛,心里大吃一惊,但是疼痛又夹杂着前所未有的刺激一起袭来,她不解地「呜呜」乱叫,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捅弄她。
小董哈哈大笑:「小学妹,学长教你,幸文那根屌装了入珠,每次插进去、抽出来都会干得女孩子穴里的肉翻出来,几次下来,你就会爽到脚都软了。」
舒慧「呜……」的一声惨叫,原来幸文已经干进去了,一下一下地抽动,大屌上面凸起的入珠刮得舒慧的阴道又痛又麻,她难受得想发出哀嚎,但苦于嘴里塞着小董的鸡巴,声音却变成由鼻子洩出的哼哼,带给两人更大的快感。
不愧是学医的,正如小董所说,只干了十来下,舒慧已经被插、被刮得淫水淋漓,全身巍巍颤抖,整个人都不能思想了。一下一下「啪啪啪」的插穴声夹杂着舒慧「呜……呜……」的呻吟,分不出她是哀嚎还是欢愉的长鸣。
过不多久,竟然是小董先洩了出来,射得舒慧满口都是,但是舒慧却像是被干到失神了似的,眼神呆滞地让精液缓缓从嘴角边流出来。
小董完事之后,仍然坚挺挺的鸡巴就在舒慧的头髮上揩乾净。这时幸文突然冲刺了起来,舒慧也受到极大的刺激,阴道口的嫩肉一下下的翻出来、干进去,弄得她咿咿歪歪乱叫:「学……学长……你要弄死我了……我要死了……喔……
喔……我……我……」全身轻飘飘的,像是要腾云驾雾飞起来一样的感觉。
舒慧双腿死命夹紧,想要找个依靠,幸文被她夹得也快受不了了,突然将鸡巴整根插了进去,用力抵在子宫口上一抖一抖的射精了。全都洩了进去后,幸文「呼」的一声歎了口气,感觉十分满足,却没想到舒慧在幸文的鸡巴下,第一次就被操晕了过去。
小董见状,也不管舒慧是否醒来,就挺着鸡巴往被幸文操翻了的小穴干进去了,舒慧已经没知觉了,就此昏昏迷迷的任由小董用鸡巴在阴道里乱捅。
舒慧醒来的时候,全身沾满了精液,臭轰轰的,病房的时间显示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。舒慧发现自己的双手满是血痕,原来是挣扎过猛,被手铐刮伤了纤纤嫩手。
突然,门打开了,舒慧紧张地抬头一看,看到林桑被打得鼻青脸肿,给警卫许财立拎了进来,警卫一手还抓了那两个实习医生,大声的斥喝:「妈的你们这几个狗屁,林先生你马上给我滚出医院!老子看你根本是装病特地来欺负我们学生。还有你们两个倒大楣了,身为学长也跟人家一起欺负学妹,我明天要跟院长报告。」
两个学生吓得窣窣发抖,那个林桑害怕地说:「我、我……我把刚刚偷拍的影带交出来,以后绝不再找她麻烦,饶了我……」
警卫大声说:「那你还不快滚!」林桑交出影带后就落荒而逃。
那两个学生也苦苦哀求,警卫许伯也就答应他们不报警,不过:「你们两个家伙的事,我还是会跟院长报告一下,让他记你们大过!」两名学生听到只是记大过,连忙称谢逃回值班室去了。
许伯见人都走光了,就解开舒慧的手铐,淫笑搂着舒慧的腰说:「小舒慧,看来你一个人住还是太危险了,不如你从明天开始搬来我的警卫宿舍或是我去你房间,你看怎样呢?嘻嘻……就跟暑假的时候一样,伯伯好好去疼疼你和你可爱的同学。」舒慧心想:真是刚脱虎口又入狼群。